足迹 | 密云水库执法人的责任与担当
来源:宜居密云 发布时间:2020-09-23 10:42

纪念密云水库建成60周年特别栏目《足迹》第二十二期节目如约而至,今天邀请到陈鹏、段小龙,让我们听听他们讲述密云水库执法人的责任与担当。

陈鹏:用青春和热血保卫首都这盆净水

在密云水库的执法队伍中,有一支由退役士兵组成的辅助执法小分队,他们在日常巡逻检查和联合执法中充分发挥自身优势,用青春和热血保卫着首都这盆净水。执法分队队员陈鹏就是其中一员。

陈鹏

我就是在密云本地出生长大的,从我出生开始区里就对水库比较重视,因为是饮用水源地。我是2014年退伍的,从部队下来以后,还是想为国家做点事,所以一看到密云水库在招执法岗位的时候,就特别想去考一下。也是在家学了有一阵子,之后考的时候也挺顺利的,直接就考上了。参加工作以后,发现密云水库里面违法的人员也是确实不少,像钓鱼的、使用不合格网具的,还有进去游玩的人。因为好多人都知道密云水库环境好,休息没事儿就想进去。我们发现,这种人员对密云水库的环境,还有渔产业破坏太大了。因为有好多垃圾它是分解不了的,对周边都有污染,对鱼的破坏也是挺严重的。

我们水上分队管理还是挺严格的,每天都出去巡逻。一般都是先去重点的水域,比如钓鱼人多的地儿。去这几个地儿如果说没有钓鱼的人员或者违法行为的话,我们再围着水库做地毯式的搜索,各个角落都要转到。

一趟要是都转下来可能需要六七个小时,所以有的时候中午也回不去吃饭,早晨出去以后,可能回来就是下午了。吃的都没有,我们一个是没有时间吃,再一个是怕污染了水源。水都是用水杯带上。水库夜里游玩的、钓鱼的也有,所以我们夜里又出去。有的时候一转就是一宿。

之前听别人说,水库挺大的,但是自己没在水库中间看过。第一次巡逻,那会儿坐船上的感觉就是,这船怎么也开不到头,怎么转都是有水的,看哪儿风景都特别好。看见了别的船在我们身边走,心里也是挺兴奋的,对于自己的工作也是感觉特别自豪。

后来转的时间也多了,干的时间长了以后,再去哪儿都是自己熟悉的地儿,去哪个山的后边有哪个沟,我们心里都清楚了。有的人可能是抱有侥幸心理,觉得说找个山沟,比较偏僻的地方,可能就没人能查到他。但是其实我们二十四小时,水库的各个角落都会查的。

像我们现在使用的船都有夜视仪、无线电、望远镜、录像,对我们执法有很大的帮助。我们夜里出去的话,也不能开灯,怕违法的人员发现我们。但是用夜视仪,别人看不见我们,我们看别人很清楚,就像白天似的。一公里以外的人员,它都能清楚地拍下来。我们可以怠速,慢慢地靠近他,到附近的时候再全力地冲,然后上去处理这个人员。一般他都发现不了我们的船,现在的船只也都是烧天然气的,声音也比之前小,违法人员发现我们还是有点困难的。

联合执法行动一直都比较频繁。举行联合执法的时候,我们水上大队开船对水库进行巡察。他们陆地上的分队和乡镇分队就在他们所在地的水域附近,使用无人机的人员有的时候会在我们船上,有的时候会和他们陆地分队一起,用无人机进行勘察,发现人员,我们再开船到现场处理。

我们每天出去就是像哪儿丢东西了去找一样。虽然找到了,说明我们工作干得好,但是我们要找不到的话就说明水库保护得比较好,对于生态环境,还有水生物的保护也是越来越好了。

这个工作困难的地方就是在于这些垂钓的人员,就是违法的人员,他对你干的工作不是特别理解。他觉得他自己没事儿干,休息时间来钓钓鱼,对水库没有太大的影响,然后我们去处罚他的时候,要罚款、没收他的渔具以及渔获物,他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,困难的地儿就是,怎么去让他配合我们工作,怎么能让他理解我们,到最后能支持我们的工作,配合我们进行相应的处理。

最后处理完了,你得让人家觉得这个确实是正常程序,不能说是像针对他一样。我们办事对每个人都一样,都是同样的处理方法,只要是违法的行为都是有相应的法律来约束,所以也是让他理解,最后能让他明白我们这个工作。让他理解保护密云水库有多重要,让他自发地来保护水源地和周围的环境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事,也是垂钓的人员,我们是在不老屯水域发现他的,他在岸边垂钓,等我们快艇靠近的时候他想逃跑。因为山势比较高,他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,等我们追上去的时候他比较气愤。因为他自己认为我这钓鱼没多大事儿,你们又追我,又把我给追摔着了,对我们就特别不配合。

我们当时没先跟他说处罚的事,就是先询问他有没有受伤,对他比较关心。等关心完了之后又慢慢地跟他讲水库的管理确实严格,这个法律也有硬性的管理。然后就慢慢地给他讲明白理以后,他还是挺能理解我们的,也特别配合我们的处理。

查获违法的行为以后,对同样的地点周围是要进行复查的,就是看看他有没有再来的行为。他回去以后,我们复查的时候也复查了几次,都没再发现这个人,确实也是他能理解了。

我工作这三年,对水库的管理越来越严格,钓鱼的人员也确实是越来越少了。我们一个分队,从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,一共是有十七起案件。这个数量要是放在我工作的第一年,可能就是一个月的案件量。之前好多钓鱼的位置,现在都是见不到人了。这个变化还是挺明显的。

和陈鹏一样的退役士兵们,为库区执法队伍注入了新鲜血液,在日常巡逻检查和联合执法行动中发挥了自身优势,并在查处电鱼、非法捕捞、违法垂钓等涉水案件中得到充分体现,他们退伍不褪色,为密云水库生态188体育外围,作出了应有的贡献。

段小龙:二十五年的坚守 只为保护一汪碧水

与陈鹏不同,段小龙自1995年参加工作以来,就一直在从事库区保水工作,可以说是一位有着多年执法工作经历的“老”执法人员,他见证了水库执法工作从过去“渔政监督管理站”到现在“密云水库综合执法大队”的变化,也用25年的默默坚守,诠释了一名水库执法人员的责任与担当。

段小龙

我是1995年来到水产局工作,那个时代密云水库还属于开放式的,允许农民、渔民养鱼、进行捕捞。我们过去叫“渔政监督管理站”,当时我们是负责密云水库中的渔业生产这方面的工作,包括过去的在密云水库非法捕鱼的,电鱼这些行为,我们是全程负责水库渔业生态这块。

那个年代我觉得是特别的,怎么说,辛苦。因为当时咱们密云水库属于那种开放式的,没有护栏,所有的农民,周边的渔民都可以随时地进入库区。所以说我们那个年代工作就是属于要能吃苦,要跟他们违法人斗智斗勇。

因为他们去库中捕鱼,偷捕的时间段大概就是几个小时。我们不可能说二十四小时跟着他们,一是获取违法人的信息掌控他们的行踪;二是重点水域我们要去加强蹲守。

每到四五月份,就是水库鲤鲫鱼甩籽的时候,在这段时间我们可能是每天二十四小时要在库里头巡察,打击非法电鱼行为。那会儿感觉水库太大了,我们有时候坐船走到哪儿就住到哪儿,也没有固定的房子,一走就是几天。那会儿也岁数小,就瞅着水库,怎么就走不到边儿似的,一天就始终在水面漂着,特别艰苦。

当时的违法行为比较多,钓鱼、电鱼的,还有禁渔期捕捞的,人员特别多。我们当时一顿饭可能要吃三回,刚要吃上饭,来电话举报,我们就要出去。出去可能就是一个小时或俩小时,然后回来再继续吃。刚回来,那边又来举报电话,我们还要出去。

过去执法确实很辛苦,有时候一干一宿,十几个小时也不一定能干完这活。我们开船一过去,人家就往山上跑,等我们一走了他又回来了。

从2016年8月成立密云水库联合执法大队,一经发现,咱们就可以陆地是基础,水上加力度,可以跟地上乡镇执法队伍联系,然后由陆地加水上夹击,对他进行检查。所以这可能是对违法人一个有力的打击。

过去我们查处电鱼的人员,都是以罚代管。自从2016年成立以后,北京市就是专门实施了行刑衔接这个法条,加大打击力度。北京市政府也给咱们密云很多的政策,第一就是管护员保水,负责跟咱们一起来保护水库。

农民过去就靠种地来养家糊口,也是迫不得已去水库捕鱼、偷捕的。我们找到当事人进行交心的沟通,宣传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。现在有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改掉过去偷捕的习俗了,也加入咱们保水的队伍当中,在库边进行联防联治。从过去敌对到现在等于是一家,一家人来做保水这工作,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改变。

去年的我们有一个暑期整治行动当中,用无人机抓拍到的人正在库区内某个水域进行垂钓。回来以后,拿着拍摄的照片,去到派出所一查是哪个村的人,然后我们直接到家去给他进行查处。当时违法人都比较意外,说没想到我躲在这个很隐秘的地儿,然后让无人机给拍抓到并查处了。

咱们一级区内所有探头都要装上,将来我们在办公室的大屏幕上,就可以看到每个水域有没有违法人进入库区。如果进去的话,我们可以随时地出动人员去现场去查处。过去我们执法是什么,是自己走到哪儿执到哪儿,得摸索去看。现在坐在屋里就能对他进行查处,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。

我们现在也是三班倒,工作量还是比较大的。随着这几年我们加大执法力度,电鱼的人员现在逐步减少,我们现在的压力稍微减少了。我们水上分队等于是什么,库区内所有的渔业生产秩序由我们来管理。第一对于渔民他的所在地是否是咱们这个镇的,大概七个镇,他是不是这个镇的农民。第二他必须是农户的,农户就是过去在库区内以种植、养殖为主的人,但是随着咱们密云水库建完了之后,他们所有的地,包括他们的生活都改变了,所以说也为了给他们一点补偿,允许他就是在库区内有条件地进行捕捞。捕捞完了的鱼他们可以自行卖,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吧。

对他们渔民船,过去的生产标准,必须加挂一个舱,防止起风翻船,造成人员伤亡。第二就是对他进行网眼管理,我们密云水库大部分的渔民都是使用挂网进行捕鱼的,必须达到十四个半以上的网眼才能使用,因为小的话捕上的鱼几乎都为不合格的起水标准,所以我们对他的网眼也要进行检查,也是为了明年渔民能打到188bet官网备用网址的鱼。

渔民捕鱼的时候,我们要出船进行检查。第一是穿好救生衣。救生衣就是保护他本人,万一发生船侧翻以后他能自救。第二就是检查他的所有的网具,是否使用不合格挂网。要一经发现不合格网具,对当事人要进行罚款没收不合格网具的。第三就是对他们进行宣传,一定不能有违法违规的操作来捕鱼。过去也有类似前面下着网,后面可能一会儿等到我们不在了,或者天黑以后,他用电鱼器去电鱼去了。所以我们要挨个儿对他进行,一是船舱内检查,二是宣传安全方面的工作。

咱们有一个应急抢险的工作,比如说有渔民需要我们救援,或者他的船或网找不着了,跟我们联系,我们要出船进行帮助。去年我们帮助一个渔民,他的船让风给刮走了,我们从别的水域给找着了。提供帮助主要是想给渔民减少经济负担,因为这一条船大概也小一万块钱,如果说真丢了的话,第一他经济损失很大,第二他可能几天之内他也捕不了鱼了。所以说我们一心就想把船给找着,找着之后让他们也高兴高兴。他们有所需,咱就有所做。

水库所有的违法行为都给制止以后,渔业生态得到有效的保护。合法渔民捕捞,从过去的一年卖一两万块钱,到现在每一年能卖到十万或者二十万块钱,这个是他们所有捕鱼过程当中感受最深的一点。

所以他们对我们的工作很认可。一见到我们就说,这几年保护得很好,我们捕鱼的这个量也起来了,而且卖的钱也多了。

由于工作调整,今年7月初,段小龙从水上分队调到了溪翁庄执法分队任队长,负责溪翁庄段水库沿线16公里以及水岸线105公里的管理工作,虽然岗位调整了,但是保水的责任没有变,他将带领11名执法队员以及400名网格保水人员密切配合,实现执法与管护一体化的联动机制,坚决遏制和打击各类水事违法行为的发生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